考研,“成长”的重要一课【初心上交,梦圆南医】

137****6649 2021年2月26日 10:17

考研,几乎是每个医学狗的必经之路,毕竟在找工作的时候,学历真的很重要。

 

我毕业于某“985,211”口腔医学五年制,本科的时候成绩在年级前25%,做过国家级大创课题,也活跃于各种学校的活动。现在回忆起考研,已经是3年前的事情了,走得跌跌撞撞,但幸好还是被老天眷顾。想把那一年的经历写下来,讲给有需要的人听。

 

还是在大三的时候,一次学院组织的考研经验交流会,我听说了上海交通大学第九人民医院,后来查了一些关于医院的信息,然后它便在我的心里种下了种子。后来开始接触专业课,我被颌面外科深深地吸引,直到现在我也觉得颌面外科是最像医生的一个口腔专业,它更需要医生有一个大局观。

 

在进外科实习的第一天,就被带上一台颊癌的手术,从早上8点多一直站到晚上10点,虽然累,但是那种满足感是可以驱赶一切疲惫的。慢慢的,去上交,学外科变成了我的一个目标,一个信仰,一个梦寐以求。


 

为了他,我的考研从18年的3月份就开始准备了。按照上交历年的考试范围,专业课一般是4门,生理生化,口解口组病,英语和政治和大家都一样。

 

因为我的英语不是特别好,而且听说上交很重视英语成绩,所以最先开始准备的便是英语了。何凯文,朱伟,王江涛这些人陪伴了我备考的一年,从词汇到长难句,再到BBC的新闻和历年真题,一步一步进阶。

 

但最后,考英语还是觉得考砸了,复盘了一下,在前期复习的时候太早把真题做完了,以至于到最后没有了答题的手感,做阅读最巅峰的状态是1个小时做完只错2-3个,但到后期,虽然依然在坚持着做真题,但是都记得答案了也就没有限时训练的意义了,所以说留住真题真的太太太重要了。

 

政治从头至尾都是跟着徐涛的课,从4月份开始,一直跟着上课看书,每天看一点,最后刷了肖四肖八(肖秀荣四套卷和肖秀荣八套卷),所以最后政治的成绩也是不错的。

 

说回专业课,虽然上交只考4门,但是生理生化和口解口组病的复习思路在我看来是不一样的,而且选择题为主的试题就更加要求复习细致。记得当年复习生理生化的时候向临床的同学借来各种他们的复习册,从西医综合里面挖一些题目去做,查漏补缺,然后再到书本里夯实。而口解口组病先要先看3-4遍书,然后从市面上找各种练习册做,从人卫到华西紫皮书,所有能找到的题目都要拿出来做一做,刷完一遍又一遍。

 

准备考研的那一年,每天早出晚归,每天背书做题。因为心里有一个目标,虽然累但我都觉得很有动力。我一直都是一个需要给自己做计划,让时间表限制自己闲散时光的人。

 

那一年,早上一到自习教室,我就在便利贴上写下今天要做完的事,一张又一张的便利贴,一项又一项的安排,一个又一个的红勾,这些便是让我感觉到满足又快乐的源泉。那个时候真的可以体会到当你在为一个目标奋斗时,怎样都不觉得苦,而且那时候觉得只要好好复习就一定会有好结果。

 

那段时间也是身边的同学出现一些焦虑的时间,不知道该报考哪儿,又害怕自己眼高手低考不上,也会担心复习进度能不能赶上时间的脚步,我也经常会和他们交流,互相之间加油鼓劲。考研路上,找一些研友一起说说心里话,帮着参谋参谋真的太重要了。

 

总之,备考的那一年可以算得上是兵荒马乱了。但我觉得那段时光真挺让人怀念的,除了要同时实习之外有那么一点高三的味道。


 

 

查询初试成绩的前一天晚上真的是睡不好,一会儿做梦一会儿清醒,梦里也都是关于初试的成绩。

 

还好最后查到的结果是让我自己感到满意的,总分381分,真的对得起我的付出了。

 

联系导师,就开始有四面八方的信息朝我涌来。和我报考同一个导师的有4个人,我的成绩排在第三,其中一个还考了今年初试的第一名,复试压力很大。联系了在上交的学长,他说老师有可能有第二个名额,叫我试着抓住这个机会。

 

只能说考上交运气成分在报考导师的时候就凸显出来了,有些老师,报他的人只有一个上了线,那这个人就很稳。但有些老师同时上线的人有4-5个,而他又只录取一个人,这难度增加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可还是要面对的呀,只要有机会去,那就要拼尽全力。

 

上交的复试分笔试和面试,笔试有翻译文献还有专业课的问答题,报的是口外,专业课就是口外相关的题目,文献的话就是找一些与你报考方向相关的英文文献进行翻译。面试是全英文的,从PPT自我介绍到后期老师问答,都需要英文作答。

 

当时我们学校去上交复试的队伍是最庞大的,一共有6个人,感觉和同学一起照应着,自己也大胆了不少,互相打个气什么的真的太有用了。

 

作为第一个被面试的,进去之后一开始还是有点懵的,幸亏自我介绍背得熟,还没等脑子完全反应过来,嘴已经自己说出了一大段。结合着ppt,我越说越有自信,举手投足之间也表现得落落大方。坐在下面的一位老师一直对我点头微笑,这更是给了我不少勇气。我觉得她是认可我的。老师问的问题也很日常,没有故意设绊儿给我,问了我感兴趣的方向,也问了我能不能吃苦,整个面试的氛围都让我觉得老师对我很满意。

 

从面试的房间出来,我就觉得争不过第一名的话争取一下老师的第二个名额应该是稳了。再加上我的一个同学第二天和他的导师面谈的时候,他的导师在他面前夸了我复试的表现,我更是觉得这个面试是成功的,于是就安安心心回家等消息了。

 

直到第二天下午,等了很久很久的邮件始终没有发过来,等来的只有调剂邮件。

 

而且最让我伤心的是,在调剂招生的老师名单里,我看到了我一志愿填报的老师。这意味着一志愿报考的老师能招两个学生,但是他没有选我。那个当下,真的有一种心痛的感觉,内心真实地听到了梦破碎的声音。

 

但我还是要争取留在上交,调剂选了和当时面试对我印象比较好的一位老师,没准就成了呢。于是我又匆匆赶到上海,连夜准备调剂的材料,导师的信息,可能考的专业课内容。第二天的复试笔试答得一般,去面试的时候老师的问题依旧很容易,不涉及任何专业知识,只是闲话家常,没什么难度,我想老师既然上一次对我满意,这一次选我应该也是情理之中吧。

 

等了两天,我依旧没有收到来自上交的录取邮件。那一刻,真的觉得上交对我是不是真的太冷漠了,也开始想,上交上不了了,是不是就没书读了,是不是注定要二战了。毕竟自己的心气儿很高,如果仅仅为了要读研究生而随意去调剂一个学校,我是真的不甘心的啊。

 

那段时间有点浑浑噩噩,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睡觉,睡着了什么都不用想,同时也很不解,为什么上交不要我?为什么口外的老师总是偏爱男生多一点?为什么老师宁可委托别的老师在调剂面试中录取一个学生也不愿意在自己面试的学生中再选一个?感觉像被捉弄了,本以为自己稳稳地可以去上交,但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

 

 这种怨天尤人的状态大概持续了4-5天,也就慢慢地开始走出来了。考研几乎是每一个学医的人必走的路,但是每个人都那么

幸运有学上吗?答案是否定的。那他们一定会有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去的办法,总会找到一份工作,总会有一个出路。

 

所以我对自己那时的想法就是如果最后真的上不了研究生,那我就去考规培找工作吧。二战不是因为觉得坚持不下去而不想,而是因为没了目标没了动力就没有那股冲劲与热爱了。而且再来一年,内心承担的压力、明年考研形势的变化以及自己能不能再发挥得更好都不确定。

 

闲了,我还是会不断地关注研招网的调剂信息,希望有我愿意去的学校可以尝试一下,确实这么高的分数不应该浪费了,一直在等。

 

这种等待是很煎熬的,又要地方好,又要学校好,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一直等到4月初,终于有心仪的学校公布调剂了——重庆医科大和南京医科大两个学校几乎同时开放调剂,我很快就报了。重医那年只能学硕调学硕,而且学硕有8个名额,这真的很友好,而且他们偏爱985高校的学生。但南医就不是了,托院里的老师和爸爸妈妈打听打听消息,但得到的回信都是打听不到什么。

 

两个学校也是先后给我发了复试通知,因为离家近,所以选择了南医拒绝了重医。再后来看到南医的复试名单,很多人的分数都是370、380甚至还有400多分的,高分很多,神仙打架,去南京注定是一场恶战。

 

虽然提前了解过南医他们的复试方法,但还是有点懵。

 

他们的笔试分公共英语听力、专业英语翻译、专业课笔试。听力部分类似于六级,但比六级难;专业英语的翻译倒是还行,有些单词老师还会特意把中文写在边上。

 

专业课的部分都是大题,一个半小时答完,口外2题、口内2题、正畸1题、修复1题,这是所有口腔专业的考生都要答的,然后根据自己报考的方向再答2题相关的考题。由于上交不怎么考专业课,复试也只考口外,而这次调剂我又报的是口内,所以这真的对我来说有点难了,凭着自己的记忆和实习中看到的点点滴滴,也算是把卷子答满了。

 

出了考场我就觉得自己是来陪跑的了,那些题目你觉得会有东西写,但就是写不全,而且听力也是一团糟,当时的心态就是就当是来南京散散心的吧。第二天体检,第三天面试,江苏省口腔医院一看就是那种很有年代的医院,但却给人一种很踏实放心的感觉,教学医疗都在一栋楼里。

 

复试的顺序并不知道是怎么排的,我是第三个,这是我觉得最绝望的面试。

 

先进行自我介绍,英文讲了一半,老师说用中文接着说,还好有准备过,算过了第一个坎儿。然后开始做ppt上显示的题目,十个名词,中译英,英译中,全都出自口内的科目,我做到的题目有CPI、回锉、灵长间隙、牙菌斑、复发性阿弗他溃疡,作为一个很久没有好好看口内书,真的是需要想挺久的了,不过老师也不会催你,主要是怕自己着急了。

 

接着是一个病例分析,我抽到的是慢性牙龈炎,要求诊断、鉴别诊断和治疗方案。幸好在牙周实习的时候有好好看过,虽然我觉得回答起来逻辑真的不清楚,如果这是一道题放在我面前要我回答,我想结果会更让自己满意一点。

 

再接下去就是老师的连环问题,都是专业问题,什么根管治疗的步骤啊,你有没有做过根管治疗,你是怎么做的,用了什么器械,病人有什么反应,一个接一个,有点像抗压能力测试,他会抓住你回答的答案再问你新的问题。当时真的感谢实习的时候做了一例根管治疗,不然啥都不会说。

 

南医大的老师复试没有任何寒暄的问题,一点唠嗑的机会都没有,纯考专业知识。说真的,我真的觉得我答得乱七八糟,以后还是要及时回过头去翻书,那些脑子中似有似无的知识,在这种逼问的情况下就会漏洞百出。

 

 

南医大的结果是现场公布的,全部面试完之后老师过来宣布名次和分数,分数总分1000分:初试500,笔试100,英语100,面试300。

 

我运气很好,口内学硕录两个人,我第二名,只高了第三名一点点。

 

知道自己有书读的那一瞬间,我在高兴的同时也觉得意外,毕竟我对自己笔试和面试的表现都不是很满意,所以我说自己其实真的是上天眷顾的幸运女孩。

 

至此,我的2019考研之路可以正式画上圆满的句号了。

 

 

 

复试的那段时间真的很疲惫,但却也觉得那段时间成长了很多。

 

在我知道上交录取结果哭得最惨的那天,微博上正好有一个话题,#哭得最伤心的那天#。是啊,有些亏是一定要吃到的,或早或晚而已。

 

“可能我撞了南墙才会回头吧,可能我见了黄河才会死心吧。”就像这首歌唱的,确实如此。

 

就算有很多有经验的人提醒,说女孩子报口外要慎重,可我就是觉得我可以学口外,我并不比男孩子差,等到去了才发现,性别也是能力的组成部分;

 

也有人提醒我,我报考的那位老师是大咖,会有很多人报,要不要换个保险点的,可我就是觉得我有让老师选我的理由;

 

还有人提醒我老师可能不愿意选择本科是同一个学校的学生,调剂的时候换一个导师,可我就是觉得那位老师第一次对我印象好,第二次录取我也是情理之中吧;

 

还有人说你如果去重医你肯定被录了,但去南医复试可能还比较难,可我还是选择了风险系数更大的南医。

 

似乎这一路都在做着看似错误的决定,但如果再来一次,我觉得我还是会这么选,所以也就不存在“错误的选择”这一说了。

 

只是每一次选择之后要有能承担后果的能力罢了。

 

考研是一场由综合因素影响的较量,能上岸真的是特别幸运了。

 

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走,但幸好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和鼓励。考研虽然是自己的事情,但也不要一直闷头苦干,学校的老师和学长学姐,他们都是我们的资源,他们的身上也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他们跳过的坑,我们可以绕过去,他们发现的捷径我们也可以少走点弯路,希望每一个为梦想努力的人都可以得偿所愿。

0 赞同
0回复
173浏览

回复

活跃用户
  • 01137****6649
  • 02185****6346
  • 03138****7998
  • 04139****9715
  • 05139****1893
  • 06152****2125
  • 07胡一刀
  • 08186****9592
  • 09132****0217
  • 10139****7791
反馈 关注